Profile Photo
准高三,不定期冒泡。
写写字买纸笔,
看看书卖安利。
其实也搞搞同人原创之类的东西,不过懒得发
近来只想死,别无所求。
  1. 独行夜航船
  2. 手写相关
  3. 全职相关
  4. 稔记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小段子,设定两人在一起了,日常生活。不考据谢谢。

-

Eduardo先生最近很不高兴。据fb吉祥物兼八卦集中者Dustin透露,Eduardo先生的伴侣Mark Zuckerberg已经在公司里连续wired in四十多个小时,一直靠红牛和啤酒续命。

在又一次拨打Mark的电话无果后,Eduardo出离愤怒了。曾发誓永远不回fb的前合伙人如今作为Mark的伴侣的Eduardo一脚踢开fb会议室的大门,粗暴地拎着领子拖走正在教训猴子们的Mark,在会议室外的墙上给快要缺氧窒息的CEO一个人工呼吸。

才逃离暴君训斥的猴子们站在玻璃墙后面绝望地咽下了狗粮。还要为CEO夫人解救他们的英勇行为鼓掌。

-Fin.-


小段子,看个开心就好。不考据谢谢。

-

周瑜翻身向里,不看那人:“你来做什么?”

那人轻笑:“悬壶济世,来为你看病。”

周瑜觉得好笑,对着床幔:“那你说说,我这是害了什么病?”

诸葛亮神叨叨地回答:“且请你转过来我瞧瞧……啧,这脸无血色的,看起来怪可伶,怕不是……”

“有什么不好说的?总不会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周瑜反问道,丢给他一个似笑非笑来。

诸葛亮把羽扇随手丢在席上,坐到榻边,握住那只手:“还没那么严重。不过是……相思病而已。而且,药不是已经送上门来了吗?”

-Fin.-

不正经短打,复健失败。老流氓孔明×傲娇公瑾。

我简直要疯了,我妈无原则招揽一堆恶心吧啦的亲戚住在我家,还指责我爸不在家,科科。我觉得明天我就要被熊孩子搞得神经衰弱

woc我妈现在还他妈指责起了我爸几年前的一桩破事,尼玛我总算是知道了一点前因,还是我妈的锅。真他妈没话说了。

我在厕所,我妈拖着那个小男孩一把拉开厕所门,喵喵喵,人干事?

我已经把他关在阳台上一次了,可惜我妈暴力吆喝,我一放他进来,233

还好是高二的暑假,如果是去年,我可能就直接把小孩从阳台上扔下去了

要不是我爸我真的会和我妈撕破脸再也不回来,但是我还是,就,真的不行。不能让我爸难做,他已经够难了。

没钱没个人睡觉空间没个人活动空间没个人社交自由连QQ都是关联。

甚至无法联系我爸

哭的时候也没人知道,全顾着亲戚胡作非为的小男孩到处撒野。

上\完\病\句\感\觉\自\己\不\是\天\朝\人……普\通\话\都\不\会\说\了

诶\上\面\这\句\有\语\病\吗? @夷坞 

搞\不\懂\哪\里\敏\感\要\被\屏\蔽,大\概\真\是\语\病\问\题。

今天看球,老王的生贺不搞了。

我刚刚敲一篇手稿的时候,震惊的发现男主的名字和那个一直跟我们联考的学校谐音了。呜。

既见君子20171012
【食用说明】
喻文州生日快乐!
小短篇,全职同人。cp为张新杰×喻文州
自设多,不喜勿喷
祝食用愉快(^_^)

【正文】

张新杰坐在接站处,神情自若地看着手里的书。

喻文州这次出差去G市,算来已有一月。最近发生了空难,怕他担心,选择了高铁。列车即将到站,张新杰把书放进包里,站起来。

他一向善于规划时间。因了想准时接到那人,把所有可能迟到的因素都考虑进来,到的时候太早,离列车进站还有一个小时,他坐在车里,暗笑自己考虑太过,只为了能准时见到他,浪费了整整一个小时。

喻文州发来消息:【我忘带地铁卡了,到时候坐公交回来,会晚一点到家,你先休息。】

张新杰仍不打算告诉他自己来接他,只一本正经回消息:【好的,注意安全。】自己则停好车,进了接站口。

退役之后,喻文州进了总部工作,搬到了B市。张新杰在B市上他的大学,两人顺理成章地同居了。张新杰读完最后一年大学,没回家,在B市找了份工作。

两人很少分开。喻文州这次长达一个月的出差在过去四年里屈指可数。纵然可以聊天,可以视频,但没有那人微凉却熨帖的温度,张新杰竟也失眠了半夜。

两个人相处久了,连习惯都有些相似。张新杰喜读书,他们的书房里有两面墙顶天立地的书柜,为了够到三米高的书,张新杰还专门买了个梯子。喻文州会养生,煲的汤鲜美醇厚,连带着张新杰也爱喝汤了。

一趟列车进站,张新杰抬头看液晶屏,不是喻文州的那个车次。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怎么了,喻文州的车次晚点六分钟。张新杰看向玻璃幕墙外,又下雨了。

B市早已入秋,几场秋雨一下,气温骤降,张新杰的包里放着喻文州的围巾。喻文州临行前被他硬放了一件风衣,现在倒派上了用场。喻文州这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特别怕冷,若是让他自己回家,估计路上就要冻僵。

人们鱼贯而出,接站口一时间热闹非凡。张新杰又抬头看了看液晶屏,

——喻文州到站了。

他仔细地在人群中分辨那个总是微笑的人,仿佛冥冥中两人心有灵犀,他们同时对上了视线。

喻文州笑了,眼睛里明显流露出欣喜来。他穿着那件百般推辞仍旧带上的风衣,心里满满的。那种知道有人正在等待他的心情快要溢出来。他走到张新杰身边,笑容清浅明亮。

他说:“嗨,我回来了。”

张新杰突然想到他看的那本书上有这样的句子: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用来形容此刻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fin.

一睁眼一长河  一人一王国

你仍浅流深涉

寡尽喉舌  振臂一歌



_看《北城天街》已经是初一暑假的事情了,后来重看过几遍,每次都要哭。

抄歌词。

给朋友做的图,电脑上没有PS,用的是picsart,可以说是非常苦手。

整整一个小时做了一张【恍如一个噩梦ヽ(。_°)ノ】

没有图层设定简直委屈(╯︵╰)

然鹅特效还是不错的,只是英文快逼疯我了(╬ ̄皿 ̄)

有没有朋友知道怎么搞一个中文版的picsart呀?我简直想给他们写邮件哭诉了~

可以抱走做桌面,但是不要二传二改呀

上午去学校帮班主任做事情,感觉真的是一位很好很温柔的老师。
到宿舍贴名单的时候看了下环境。名义上的一楼其实是二楼【真正的一楼是公共浴室】。楼层还是不错的,毕竟教室在四楼。如果宿舍很高的话每天都会耽误不少时间。
另外还进了男生宿舍【嘻嘻嘻反正没人】,跟想象中不大一样【不我压根没想象过辣
在教室里重排了桌子顺便擦了柜子;然后老师就开始跟我聊天~算是接了不少活压了不少担子吧!希望不是被压死!
从明天起就高二了,努力地远离抑郁吧!
不敢对自己说太高期待,只想说,否极泰来,否已经足够,是时候该有泰了!

旧章混更辣

我qq有个小号,用来干各种不能被关联了我大号的我妈知道的事。比如找好朋友帮忙买东西、比如加几个cp群聊聊天开开车。
也有几个三次元认识还离得很近的好朋友。
然后我就发现,我三次朋友也太少了吧。少到我压根不敢相信我整整十六年四个月的生命里就靠跟这么几个同龄人的交集就过来了。回想一下,好像也就是这么过来了。
唉,感觉自己简直深度交往恐惧多年而不自知。
【其实本来还要多一个,怪我不好,一定要以绝交这么惨烈的方式结束好到能同床共枕的关系。如果再有一次做朋友的机会,我会努力珍惜吧。】
然后问题其实是,我现在连聊天也找不到人啦。
叹气。

现在在兴欣主场,刚刚回酒店,来发个文

手机发文就不放前文链接了,抱歉。


04
王杰希一大早给乔一帆发了微信。他的微信头像是他自己的表情包,自黑程度非常高。 

“下午两点的航班,我十二点四十到你家小区门口的歪脖子树旁边。” 

乔一帆无语,“前辈,我们家小区门口没有歪脖子树……它根本没有树。” 

“哦,那反正就在你们家小区门口,我会准时到的。”王杰希回复完,还发了个笑脸,乐得乔一帆在床上打了个滚。 

然后他爬起来去洗漱,给自己挑了身T恤仔裤板鞋,简单利索,挺少年的。 

拒绝了陪他妈妈逛街的提议之后,乔一帆下楼买了两菠萝放进了车里,然后自己出去找了点吃的。 

他一直在寻思是和王杰希一块儿去接谁。 

他知道叶修和魏琛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拿着护照和帐号卡到处浪去了;也知道张新杰和安文逸在新西兰放羊;更知道世邀赛结束了队员们行将回国。可这些与王杰希似乎没有一文钱关系。 

那还有谁呢?他和王杰希共同认识的人。 

乔一帆胡思乱想着,突然一个激灵——他跟王杰希的牵绊太少了,除了荣耀,几乎就是一片空白。 

他后悔答应王杰希了。他都跟王杰希失联五年了,这虽然不是因为王杰希乘坐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飞机。但他俩重逢才一天就一块儿去机场接人,这也太快了吧。 
 
王杰希接到乔一帆时他在太阳底下耷拉着脑袋,穿得挺那什么……小清新的。整个人还跟十七八岁一样,水葱似的。不由埋怨起时间和雾霾这两把杀猪刀来。 

“晒蔫了吧?快上车,我们走了,歪脖子一帆。”王杰希摘下墨镜,招呼道。 

乔一帆上了车,主动锁门系好安全带,目视前方正襟危坐。王杰希伸手拉开乔一帆身前的储物空间,道:“挑张CD放吧。顺便猜猜,咱俩去接谁。” 

“我不知道。”乔一帆老老实实地回答,一边翻了一圈CD,“居然有lube的CD,怎么弄到的?”他捏着那张光盘,一边放进CD机,一边问道。 

“我去后海的时候,在一家概念性酒吧里听到的,就找DJ要了碟刻录的。”本来打算送给你的。王杰希咽下后半句,只解释道。 

可惜他第十二赛季退役后被他家姐姐夺命连环call去美国,参加完父亲的葬礼之后照顾已经重病的母亲,处理完她的丧事回国后他已提不起玩荣耀的兴趣了。就此彻底断了联系。 

往事不胜唏嘘。王杰希也不卖关子了:“我姐姐每年回来一次,今年嘛,就现在。” 

“啊?”乔一帆一脸震惊。 

王杰希他姐姐Jessica Wang。一个非常漂亮的西装高跟鞋御姐,只是……非常毒舌。 

乔一帆战战兢兢地回想起他和王杰希姐姐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他跟王杰希在咖啡厅,漂亮姐姐Jessica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戴着墨镜翩翩而来,丝毫看不出坐了十小时飞机的疲态来。 

他拘谨地跟着王杰希叫了一声“姐姐”,Jessica摘下墨镜看了眼乔一帆,然后淡然道:“这么好的脸被大眼儿的审美给带坏了。” 

第二天王杰希来接乔一帆出去吃饭时给他带了身衣服,精致而昂贵。“我姐的设计,这边有卖她的设计的成衣店。她昨天打电话要的。” 

Jessica是时尚圈的传奇之一。自己打扮向来是华尔街精英风,设计却被素以严苛著称的时尚圈所认可并赞美的华裔女设计师。 
 

“我是不是该回家换一身衣服?”乔一帆回忆完,深感绝望地问。 

“不用。她结婚了,生了两个孩子,现在温和多了。”王杰希回答,“而且她也没办法把自己塞进那些西装套裙里了。她丈夫是个厨师,开一家米其林二星的餐厅。不过这是一年前的情况,毕竟她不用微信也不用QQ,而我没有Facebook帐号。” 

乔一帆一边惴惴不安,一边又有lube亲切低沉的歌声安慰他,让他很有些漂浮在意识之海的虚无感。但旁边王杰希就那么自然地坐在那儿,神情轻松愉快,甚至跟着哼了一段俄语歌(当然没有唱歌词),眼角显出一点点皱纹的影子时,乔一帆又感觉到了更加强烈的存在感。 

他突然觉得非常安心。他纵容自己放松在舒服的真皮座椅里,享受王杰希的车载音响放出的lube的歌,还有车里极清浅又极好闻的香味……哦不对,这是王杰希身上的味道,是一种令人安心的香气。 

王杰希一边开着车,一边漫(tou)不(tou)经(mo)心(mo)地看着身边的乔一帆。一个人过日子久了,也不觉得什么,乔一帆一回来,一对比,就显出他年纪不小了。乔一帆还是面相好,不显年龄,但毕竟当了几年队长,行为处事更成熟些了……怎么毫无防备地睡着了? 

王杰希摇摇头,把本就低沉的lube调成背景音乐的大小。身边有人的结果是他开车时很紧张,两手握着方向盘不敢放。 

并不只是因为他手中握着两条命,更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去握乔一帆的手,去摸他的脸,去吻他的唇……王杰希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全面崩溃,自他在社保中心看到手足无措的乔一帆开始。 

更何况,他们那无人企及的默契,那契合度极高的气场,那种托付安全的信任,都证明了他们是彼此灵魂所追求的另一半。B市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他们天生就适合对方的灵魂。



TBC

送上王杰希的微信头像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杜拉斯


最后,无视杰希姐姐的名字,姐姐是助攻呀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