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准高三,不定期冒泡。
写写字买纸笔,
看看书卖安利。
其实也搞搞同人原创之类的东西,不过懒得发
近来只想死,别无所求。
  1. 独行夜航船
  2. 手写相关
  3. 全职相关
  4. 稔记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附上前文,用力戳我


03

王杰希走过来时看乔一帆还有点神情恍惚的样子,忍不住开了个玩笑:“怎么,你也以为我诈尸了?”

乔一帆那会子忙于改户籍这事儿,也没怎么关注选手群里的事情。王杰希这个玩笑,意外地扑街了。

“不,不是。就是觉得……房子还不错。”乔一帆摆摆手,努力地措着词。突然脱离了训练——比赛——训练的单调循环,投入了复杂的现实生活,乔一帆的脑袋还没回复状态,于是意识流总是乱成一团。

“确实不错,不过装修打墙的时候留点神儿,别把承重墙给砸了,跟你们那拆迁流似的。”王杰希笑笑,“你们那罗辑,现在忙什么呢,规划打法吗?”

“不是,他回学校进那个博士后流动站了,还是玩什么建模。我中学数学就学的不大好,看不懂。他有个师弟给我们的打法建模。”乔一帆回答道。

“哟,最草根的冠军队有学历很高的支持团队,可怕,可怕。”王杰希故作夸张地摇摇头。

“我们现在也不草根了吧,”乔一帆不大高兴地说,“不过现在年纪确实整体在下降,像我这种上了一年高中才来训练营的几乎快绝迹了。蓝雨新来的小队员似乎才十三岁出头吧,把卢队的记录都打破了。”

“蓝雨净搞这些幺蛾子——十三岁的小学生打得好荣耀吗?”王杰希义正辞严地展现了一个药粉的做派。

“嗯,对了,我想问件事。”乔一帆忽然道。

“你说,”王杰希拉着他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这几年你干什么去了销声匿迹连我也不知道?

——你去哪儿了也不告诉我一下害我胡思乱想还打输了比赛?

乔一帆想问,又不好意思问出口,这么问太像爱撒娇的女孩子了。话到嘴边也绕了两绕才出来,“您从哪儿找到的装潢公司啊?我也想要这种风格的设计。”

王杰希看着他:“那是我退役之后在当公务员混日子时认识的,介绍给你呗。”

乔一帆惊讶极了,想不到王杰希一改不走寻常路的魔术师风格,最后还是走了条寻常人的路——进体制,安安稳稳地过起了寻常日子。“那您跟哪儿上班呐?”

王杰希故弄玄虚地摸了摸下巴,随后回答:“社保中心。”

“啊?”乔一帆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想起自己在社保中心干的蠢事——王杰希不会看到了吧?

“所以我经常给处理一些小意外,比如有人把医保卡不小心掉进了柜台下的缝隙里,怎么抠也弄不出来。”王杰希悠悠地补完一刀,好整以暇地喝了口水。

乔一帆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好嘛,被看了个正着。

“本来呢,我是在看戏的。后来我舍不得那双好看的手。你知道,我有点手控。就找了把尺子帮他弄出来了。”王杰希笑笑,“好了,我给你倒杯水去,你给我讲讲最近几年联盟里的事呗。”


对话至此展开。多数时候是乔一帆在讲。王杰希是个好听众。本来嘛,他脱离荣耀这圈子也脱离得彻底,连现在微草新来的小队员都不认识。

“对了,喻队和黄少搬来B市了您知道吗?喻队不是来总局上班吗?黄少不放心,就一起过来了。”乔一帆忽然提起来。

“哦,那你呢?想好做什么了吗?”王杰希一边问,一边从果盘里拿出一个洗好的桃子递给乔一帆。

“我……我也有冯主席的邀请,他想安排我做这次世邀赛的领队,我给推了。”乔一帆接了桃子,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是很脆的那种。以前他在微草的时候,知道王杰希喜欢软桃子,但他一向喜欢脆桃。他们在一起之后那一年,王杰希向来买两种口味的桃子。没承想现在口味变了。

“怎么推了?”王杰希饶有兴趣地问。这会子荣耀世邀赛也算的上个热门IP,虽然有不少企业用它发了笔不小的财,但选手因此获得的收益也不少。
乔一帆还没来得及回答,他随手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先响了。他说了声“抱歉”,拿起手机去阳台接。

王杰希闲倚在门边,看着乔一帆。也不能说阔别五年,只能说几天前才见过的。乔一帆已经和他一般高了。身体瘦削,但并不显出孱弱的病态来。兴欣一直不是十分商业化的队伍,商业化程度还比不上它旁边的X湖,队员曝光率不算高,接的代言也局限于H市周边。他去H市旅游时才看见乔一帆代言的水。

“我合同签好了,就您看上的那小区……挺不错的,地段也好,户型也行,上班也很近的……朋友家在这儿,我看过了……哎呀不是英杰,他今天还训练呢……嗯,中午在他家吃的饭,聊了会儿……人家没结婚呢也没孩子您这都跟哪儿听说他是单亲爸爸的呀,……我回去给您解释行不行?……我马上回来,晚饭您随便做点啥呗,我爸要吃的琉璃厂的点心我买了搁车里了……不至于坏吧……嗯您可别给我那车买什么了,我回头买点水果放车里就行。……好勒拜拜。”

乔一帆挂了电话,讪讪地回过头来迎上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目光:“你出柜了?”

“唔,他们挺早就知道了。”

乔一帆回答。

“哦,这样啊,那你父母挺开明的啊。”王杰希想了一想,道。

他自己孑然一身,子欲养而亲不待,父母早在国外定居,他一个人从小在国内,除了一笔不菲的遗产外什么感觉也没有,而那遗产不过是账户上的数字。

“有我表妹的功劳啦,她是腐女,挺理解我的。虽然有些时候问题让人招架不住,但还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乔一帆说。

王杰希看着乔一帆,心道两个人的交集除了荣耀,确实不多。好在他现在又为自己创造了一条——住在乔一帆楼上。

“话说回来,你这么把世邀赛领队给推了?不怕把冯主席气出心脏病来?”王杰希不动声色的转换了话题,尽量检自己了解的话题。

“啊,这个么,我被我妈催着回家,然后手续很烦,没时间去。再说,国内对世邀赛都一心想捞金嘛,最近几年代言变多了但连队服都变粗糙了穿起来特难受,合约上又要求比赛时候一定要穿。所以……我是真没意思去。”乔一帆回答道。

“这样啊?那你不去,也挺好的。”王杰希赞同道,“明天有空吗?”

“应该有。”

“那陪我去机场接个人呗。我开车过来捎你,你也认识的,不用拘束。”

“啊?噢,那行。”乔一帆点点头。



TBC.

想写京片子,写得像东北话。
我一个江南人简直一肚子委屈。

欢迎找bug。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