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准高三,不定期冒泡。
写写字买纸笔,
看看书卖安利。
其实也搞搞同人原创之类的东西,不过懒得发
近来只想死,别无所求。
  1. 独行夜航船
  2. 手写相关
  3. 全职相关
  4. 稔记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昨夜无月,星子黯淡。我见到你,你仿佛瘦了些,脸孔上有曾经的烈日的抚摸,眉眼间沉淀着疲倦,却似乎是因见了我,而染上点点喜色。我自作多情的想道。

我问你最近忙不忙。你笑答刚开始总是忙,毕竟万事开头难。随后便急急问我刚开了学是否适应,只字不提你的“总是忙”究竟有多忙,可我已从母亲的只言片语和你身后墙上的大堆表格文字窥其一二。于是我便答一切安好,因着怕你更加疲惫,也怕我眼底的青色覆上你本就很深的眼底。

于是我便望见你笑。你一笑,可真是好看,让我也获得了那份快乐似的跟着傻乐,可突然之间,你眼角堆积着的皱纹刺伤了我的眼睛,绞痛了我的心——岁月真是个无情的雕刻师,我尚未察觉到他手握的刀时,他已在你的面庞上刻下了一道道深重的痕迹,最后钤上一枚叫做衰老的印章,还在后续的时间里不断加深刻痕。我感到愤怒,怒于世界对你的改造;又觉得无可奈何——衰老是人必然会经历的一个过程,这不是一个可逆反应,因为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可以对抗时间这一最高法则。最终我还是只能伤心,这是我作为一个渺小的人类可以使用的感情。

可我知道你还在看着我,在试图透过一块小小的屏幕看看我的生活,看看生活对我做了什么,试图发现我是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长高,有没有生病。于是我便继续笑。

你又说要我安心读书,不需要考虑别的烦心事,我一一应下,只盼你可以少一份担忧,可以因我的听话而减轻些许压力。

你说你那边刚下了点雪,不大,地上也没有积雪,只是湿湿的感觉一股阴冷。我便答让你多穿点衣服注意保暖。

是不是刚下的雪染白了你的双鬓?在我看不见你的时候你究竟如何生活?是不是寒冷压迫了你的身躯?你何时变得不再那么高大?

是生活的苦让白爬上你的发,是岁月的沉重压迫了你的身躯。

“该睡觉了孩子,明天你还有课呢。”

你听见母亲的呼唤,于是便催我去睡觉。我答应了一声,看着你关了视频通话。眉眼一下子垮了,因为伤心。

你总是从不诉说你的忙碌,从不诉说你的苦闷愁思,只是一人独立承担。可我知道,你的忙碌,你的苦闷愁思,全是为了家,为了我。

问君能有几多愁,君常谓之无。

峥嵘岁月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父亲,父亲,我已长大,让我为你分一杯忧愁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