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准高三,不定期冒泡。
写写字买纸笔,
看看书卖安利。
其实也搞搞同人原创之类的东西,不过懒得发
近来只想死,别无所求。
  1. 独行夜航船
  2. 手写相关
  3. 全职相关
  4. 稔记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Scene4

   张新杰再说不出一句话,早就过了他的睡觉时间,他亦浑然不觉。

   他对安文逸,并不是因着不喜欢,而是为一个人牵肠挂肚,来回奔波,却未曾听他一句“我喜欢你”,失望,又带着丝赌气的小孩子意味,提出的分手,不料对方倒是很淡然地同意了,于是假戏真做,就这么分了。

   看到选手群里兴欣的职责,他倒觉得有失偏颇——错并不在他,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凭什么全砸他身上?可看到乔一帆那句话,又不忍出言道破。

   今日看过安文逸写好的文,一时精神恍惚,细细寻思起来,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不曾道过自己的感情。他碍于面子,安文逸却碍于他的想法,彼此只将感情藏在心底,独独不肯放到台面上说与对方知晓,才致使分手。

   张新杰低头看向屏幕,时间逼近了12点,作息时间都乱了,又想想明天是比赛日,还是不要扰了安文逸比赛的精神。他按规定程序关机,喝一杯牛奶,躺下时把手机桌面图标整理好,看相册中安文逸在x湖边上向他微笑的照片。他年轻俊朗的脸,他柔软潮湿的唇,还有……张新杰发现自己陷进了名为“安文逸”的漩涡中,出不来了。

   出不来便出不来罢,他喜欢安文逸的一切,有什么理智比安文逸更重要?

   张新杰放下手机,在黑暗中渐渐冷静下来。他忘了,是他提的分手,怎么能出尔反尔?这样的他还会得到安文逸的信任吗?他觉得面子还是该有的,脸还是得要的。

   就这么纠结着,张新杰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床时,张新杰打定了注意——这个赛季一结束,他便去找安文逸,表白自己的心意,两人重新复合。

   然后他心情愉快地去晨跑。被冷风一激脑子清醒了才忍不住想扇自己一巴掌,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安文逸啊?为这么一个决定开心成这样。

   晚上比赛进行得挺快。霸图对烟雨,7:3,勉强算正常发挥。兴欣对蓝雨则是4:6.输了团队赛。但错不在安文逸,而是唐柔太过急进被率先集火了。

   不过安文逸还是服输,请叶修吃了顿饭,但中途来了个喻文州后安文逸表示自己眼睛很疼,心也很疼,叶修想想觉得做的太过分,拉着喻文州付了钱之后两个人就遁了。

   回到酒店房间时看到乔一帆一脸傻笑地抱着手机,安文逸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谁,不过人家可是王杰希追到兴欣追到手的,比起自己那实在是天堂地狱。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