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准高三,不定期冒泡。
写写字买纸笔,
看看书卖安利。
其实也搞搞同人原创之类的东西,不过懒得发
近来只想死,别无所求。
  1. 独行夜航船
  2. 手写相关
  3. 全职相关
  4. 稔记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啦啦啦我又来更新了!

明天就开学惹,因为本喵今年要中考,所以未来几个月都不会再上了应该……

秋分这篇文我自认为是目前自己写的最好的一篇,也希望大家喜欢。如果有bug或者ooc请务必在评论里指出,等我回来会再修一次文的。【鞠躬

剩余部分我会用定时发送每晚一篇的放上来,大家不用担心哦。

另外,求张安同好。门牌号:3236134188

废话有点多惹,就这样吧。

祝食用愉快!


==============================================

Scene3

   安文逸一天都没下楼,兴欣众人都很担心。

   三天后兴欣客场对蓝雨时安文逸仍未恢复,大家甚至准备无治疗上了,这是安文逸很理智地要求出场。

   “你要知道你出场意味着什么。”叶修虽已退役,但还是担任了兴欣的教练,依然有相当的话语权,“如果不能确保自己可以发挥到100%,大可不必勉强。”

   “我没问题。我不会让私人感情影响到战队。”安文逸非常理性地回答,“我是兴欣的治疗。”

   “那行吧,团队赛输了请哥吃饭。”叶修点了支烟,在白纸上画出一堆乱七八糟的火柴人,“哥本来都排好无治疗怎么上了。”

   安文逸走出叶修的房间后手心直冒冷汗,他不是张新杰——没那么理性,如果因着他一时赌气,葬送了一次团队赛,那就不是随便可以糊弄过去的了。

   他揪心地疼,疼得揪心。

   提前一天到达了G市,刚下飞机叶修就没影了,老板娘一开始就没给他订酒店,此时再度庆幸自己明智的选择。安文逸和乔一帆照例同一间房,乔一帆查了查赛程,微草主场迎战贺武,于是略略放了心,看到兴欣与微草的比赛还早,又懊恼起来,无精打采地把手机扔在床上。

   安文逸看着他这幅样子,不由有些好笑:“急什么,过两个星期嘉世主场对微草。”

   乔一帆郝然:“啊……我不急……文逸哥你还好吧?”来G市之前安文逸还一副“生人勿近”的憔悴样子,现在倒开始调侃他了,叫人觉得诡异。

   “我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安文逸耸肩。他打开笔记本,竟下意识地点开石不转的比赛视频,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关了视频。

   这时消息弹出来了。他看了一眼,愣住了。

沐雨橙风:小安,你不更新啦?文挺好的啊。

小手冰凉:抱歉,我觉得没必要再写下去了,分都分了。

沐雨橙风:哦……都是你心里话吧?不敢跟他说,就全写下来了?

小手冰凉:对……

   苏沐橙看着这条消息,意味深长地笑了。

沐雨橙风:张副队有空吗?

石不转:什么事?

沐雨橙风:没什么事,你有空看看这个吧[链接]

   张新杰看了眼时间,离睡觉前的牛奶还有半个小时,他点开了链接。

   是篇网文。事实上,张新杰从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看网文上。但这次,鬼使神差地,他看了下去,或许是因为标题——《[张安]恋爱日常》

   越看张新杰眉皱的越紧——这个作者绝对不是狂热的粉丝,粉丝不会知道他的一些小习惯,也不会知道他与安文逸在一起时发生的事,更不会小心翼翼地写他的想法,还有那些安文逸视角的内心独白,简直像是……出自安文逸本人

   他一口气看到最后一篇,而这最后一更有些戛然而止的意味:

   安文逸看着张新杰,他们即将分别。他想说我爱你。又想到张新杰的理智大约是不能接受的,就又住了嘴,而这时,张新杰倒是开口了:“我想是时候分手了。”说这话时神色平静,如同是在说“去哪儿吃饭”一样。安文逸以为他就是开个玩笑,又猛地惊醒——张新杰这样的人又怎么爱开玩笑?

   他凛于“分手”二字之真实,一时泫然,不禁想质问他:“那昨晚你我一起吃饭,亲吻,上床,做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这话已经在心里了吗?”又不忍在他喜欢得深切的人面前失态。努力屏住呼吸,最后才用正常的语调回答:“好的,再见。一路顺风。”

   他想,我的爱人啊,你是这样的理智,理智到叫人觉得不可理喻。可我却阴差阳错,喜欢上你这份几乎不近人情的理智,你几乎毫无感情,只剩下用点、线、面理解世界的冷静头脑。可昨夜里是谁情动之时低声唤我的名?又是谁执我的手在上林苑漫步于阳光下?又是谁与我分享彼此的唇舌与心跳?

   他就站在那儿,望着张新杰的背影湮灭于滚滚人潮之中,再也觅不得。


评论(7)
热度(32)